主页 > 当前视点 >【独家】吉玻私营米较前路茫茫 困境难突破 42间剩15间 >

【独家】吉玻私营米较前路茫茫 困境难突破 42间剩15间

发布时间:2020-06-13  编辑:



【独家】吉玻私营米较前路茫茫 困境难突破  42间剩15间
独家报道:黎美兰

【独家】吉玻私营米较前路茫茫 困境难突破  42间剩15间

王孙泰以本地米粮品牌推陈出新,引以为傲。

大马的稻米加工业是一门大企业,亦是主导吉玻经济命脉的基本工业,惟在风雨中飘摇的吉玻私营米较业,逐渐步上途末路。

从最巅峰的时期总共42间大规模米较,因抵不住一箩箩悬而未决问题,沦落迄今只减剩至15间,间中一些在风雨中苦苦硬撑,挣扎求存。

私营米光辉岁月不复在,究竟该何去何从,以致不少米较商对这门传统行业,成了食之无味、弃之可惜的营生。

吉玻米较公会主席王孙泰接受《》专访,慨叹掌任公会主席逾20年,吉玻米较公会一路走来不断向当局陈情力争,屡向农业部提呈备忘录,却没有获得多大的效应。

诸多不利因素牵制着行业转型步伐,未见官方有更具体行动,导致私营米较业产生遭受歧视、压迫和边缘化的感觉。

吉玻米较公会成立于1950年,早期有42间持执照的大型华营米较成为会员,尽管在逆境中谋发展、转型中求突,米较会员凭着一股坚韧毅力逐浪前行,稳中求进。

1973年,全球爆发米荒,我国稻米业首当其冲,大马政府为应付米荒危机,决定修改国家稻米政策,成立国家稻米局(Lembaga Padi Dan Beras Negara),并于1974年颁布“统制品规律”,把稻米列为统制品。

新措施把稻米业分成三个组别,即米较商、稻米批发商及稻米零售商,凡从事稻米交易的商家必须持有合法准证,而且须定时更新,否则囤积的稻米将被执法单位充公。

1993年,政府把国家稻米局私营化,成立国家稻米公司(Padiberas Nasional Berhad,简称 BERNAS)取而代之,于1997年正式挂牌上市,但仍由政府掌控股权。

BERNAS也是我国唯一拥有入口米准证的公司,并享有“垄断”大马稻米市场的特权,操纵稻谷收购和加工、米粮进口、库存、批发和分销活动,直接控制我国24%的稻谷产量及45%国内稻米需求量。

【独家】吉玻私营米较前路茫茫 困境难突破  42间剩15间

华营米较引进高科技稻谷碾磨加工机械配备。

稻米政策朝夕令改后继无人劳力短缺

华营米较业最大困境是稻米政策朝夕令改、后继无人加上劳动力短缺的严竣挑战,仅存的大型米较包办从购谷至辗磨加工生产及包装行销,涉及重资本运作。

稻谷供不应求

除了全线生产与行销,华营米较立足于现实谋求突出重围,必须创出特色,塑造品牌,才能立足于多如繁星的品牌之林。

私营米较力求转型改进,近年来纷纷赶搭机械化列车,生产全程采用最尖端烘干及碾米机械,可是,稻谷供不应求,许多华营米较全年平均操作10个月,业者须承担谷产断供米较停顿运作的亏损。

私营米较业逐渐添置现化代设备管理,但财力有限的业者,难望官家米较的项背,硬撑图存。 

在螺旋上升的通膨压力下,白米依然是许多年来不涨价的统制品,但是,米较的操作费用及营业开支却倍增,包括烘谷和碾米所耗用大量燃油和电力、机械成本和维修费,以及其他设备和工资等开销大幅窜升,米较业处于水涨船不高的窘况。

目前,我国米粮生产仅足于应付全国75%消费需求,余额从邻国输入补足,而誉有“马来西亚米仓”的吉打州在稻米业贡献约60%全国米粮需求量。

此外,王孙泰促请政府正视私营米较业面对的一连串问题,并拟定周全解决方案,扶持米较业走出阴霾,摆脱困境。

【独家】吉玻私营米较前路茫茫 困境难突破  42间剩15间

优质的稻种产出丰硕的稻穗。

半官方介入市场华营米较业遭淘汰

半官家与民间争做生意的现象,在这行业最为显着,华营米较商原则上不反对政府为了保护稻农及消费人的利益,严密管制稻米业。

不过,华营米较担忧政府矫枉过正及半官方机构全面介入市场,促成华营米较业面临遭受淘汰的危机。

最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,稻米公司从最初期的后备服务角色迅速扩展至直接全面介入市场,凭政府赋予专一进口米粮特权,垄断米粮入口,私营米较业面临着遭受淘汰危机。 

王孙泰形容,90年代初华营米较业濒临绝境,时任农业部长丹斯里沙努西推出扶持土着米商政策,鼓励土着介入设立稻谷收购中心,导致在全国稻米业执牛耳的华营米较招架乏力,纷纷转手甚至收盘。政府资助土着米较购谷获得100%贷款,生产米粮脱售后才摊还,形成华营米较最大致命伤,同业多年心血功亏一篑,昔日盛况急转直下。

【独家】吉玻私营米较前路茫茫 困境难突破  42间剩15间

本地谷产供不应求。

华营米较业营业困境,总结下列几项:

●米较业面对半官家与民间争做生意,国家稻米公司在整个稻米业的过程中,从源头(农民)、中游(米较商及销售商)以及下游(消费人)全面介入,造成米较业面对严重的竞争和威胁,且面临被淘汰的迹象。 

●私营米较无法获得足够稻谷配额进行辗较加工,同业处于挣扎图存,业务陷入半冬眠。 

●农耕地被征用或转换其他用途,耕地“瘦身”间影响米较业的前景,政府受促进口稻谷取代白米,允准米较商越州购谷,克服谷产供不应求,化解耕作缩小及谷产趋向饱和的危机。 

●米较业在燃油暴涨冲击下陷困,政府应让私人米较业与渔业一样,享受补贴柴油的优惠。对于米较公会申请补贴柴油优惠多年毫无下文。 

●国家稻米公司获得政府赋予专一进口米粮的特权,全面垄断国内米粮市场,制造很多的弊端。

●米较业面对人力工资高涨的困扰,政府受促放宽外劳雇用及简化聘请外劳的繁文缛节,以解决私人米较劳力不足及工资太高影响营运的难题。 

●促请政府加强监督白米市场机制运作,减少衍生弊端。


上一篇: 下一篇: